您的位置: 首頁游戲資訊游戲攻略正文

"大家都是開掛的,憑什么就你不被罵?"

時間:2018-11-20 10:59:33

D.VA說:“玩游戲,就是要贏!”

然后有的玩家就當真了,為了在游戲中獲得勝利,原本沒有相應實力的他們選擇了作弊,成為了人們所痛恨的掛逼。

但要因此就一棒子將所有的作弊者打死,那也確實有失公允。

因為,就是有那么一部分玩家,他們雖然也作弊,但卻抱著與通關和勝利完全不同的目的。

而說起這些奇怪的作弊方式,他們有的有理有據。

有的腦洞大開,有的則騷到飛起。

  他作弊,只為成為真正的猛男

先從我室友說起吧。

我的室友是個FPS愛好者,平時就愛玩玩《CS:GO》,打兩把《守望先鋒》,他經常義憤填膺地和我說:“一匹配就能碰到開掛的,怎么就這么喜歡開掛,技術不行就說不行,非要拿掛裝,有什么意義?”

然而前兩天,我一回屋,發現他正在打《德軍總部:新巨人》。我湊上前看了一會兒,驚訝的發現這小子居然開了修改器。

“你這人,老跟我說自己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在游戲里作弊,然后現在你自己卻開掛打游戲,雙標啊。”

面對我的嘲諷,室友卻一本正經的問我:“你了解這游戲嘛?”

“當然啊,我也買了,這不就抗德奇俠嘛?”

“對,我操縱的是抗德奇俠,但在大部分時間里,我卻只是縮在掩體里打槍,鬼鬼祟祟,稍微暴露時間長一點兒就被打死了,這算什么抗德奇俠?”

我一想,倒是,《新巨人》這一作的難度是確實有點兒高,室友繼續說:“但你看現在的我,刀槍不入,子彈無限,不論敵人多少,沖進去就是一陣掃射,猛的不行,這才是痛揍德國鬼子的抗德奇俠,我玩網絡游戲是為了競技,但我玩這個,需要的是代入,你明白嘛,代入!”

我憋了半天:“那……你玩《DOOM》呢?”

“也開修改器啊,我可是DOOMGUY,手撕惡魔,干爆地獄的男人,結果實際進游戲一會兒就讓惡魔給打死了,這還有天理嘛?而且,我這作弊即沒妨礙到他人,自己還玩爽了,這不挺好的嘛。”

面對有理有據的室友,我竟在一時間想不出什么理由來苛責這位為了沉浸體驗而作弊的玩家,不過很快,我還是提出了至關重要的問題: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你菜嘛,要是你技術好,還至于用修改器?”

然后室友直到現在都沒再理我……嗯。

  他作弊,將《仙劍》玩成恐怖游戲

不過,如果說我室友作弊的目的是為了更好的將自己代入劇情,那么下面這位所做的,則是完全反過來的事情。

2001年,在國內計算機雜志《電腦界·應用文萃》上刊登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在修改器的幫助下,一位老哥體驗了一部完全不同于原版的《仙劍奇俠傳1》。

在一開始,這老哥用當時的《仙劍1》修改器PalEdt32將角色的所有數值都調到最大,并讓所有道具的數量都鎖定在99,按常理,接下來主角團一行人應該是無人可敵,毫無阻礙的殺穿游戲。

但隨著游戲劇情進展到李逍遙上仙靈島求紫金丹,事情開始起了變化。

按照游戲的腳本,發生的事件應該是,逍遙求紫金丹—上仙靈島—得藥回村—學御劍術—客棧救靈兒—回仙靈島—姥姥遇害。

但由于老哥在一開始就已經有了99個紫金丹,所以“上仙靈島”與“得藥回村”這部分被完全忽略了過去,故事直接就進入到了“學御劍術”和“客棧救靈兒”。與此同時,由于這部分的劇情被略過,又致使仙靈島地圖上的大部分劇情腳本都無人觸發。

于是,當老哥操縱著李逍遙帶著被救回的靈兒“重返”仙靈島時,卻在島上的池中看見了第二個正在洗澡的靈兒,而進入水月宮,仆人們仍在安靜的掃著地,而地下是他們橫七豎八的尸體……

就此,這老哥開始了一場時空完全錯亂的《仙劍奇俠傳》,硬生生的將一部凄美的仙俠愛情故事玩成了一部恐怖科幻劇:

主要角色經常被復制出多個,莫名地出現在奇怪的地方,說著在劇情線上根本沒有發生過的話,顯得詭異至極。

而且,這老哥的頭還巨鐵。在很多地方,由于修改器所造成的劇本矛盾,游戲很自然的出現了崩潰,但老哥硬是靠不斷地嘗試搞出了一套能夠將游戲繼續進行的方式, 并堅持將游戲通關,用他的話講:

在修改之后,真正的游戲才正式開始……

  他作弊,用色圖欺負萌新

與之相比,油管上那位玩《軍團要塞2》的外國哥們可以說就沒有這種沖破游戲固有限制的魄力。

畢竟,《TF2》可是正經的網絡FPS,在這樣的游戲里作弊,必然會引來一票玩家的口誅筆伐。

但這位叫JokerR的播主確實也是思路清奇,他倒是知道作弊肯定是不對的,但自己能不能用一些小的技巧在對抗中賺到一點兒便宜呢。

這哥們苦思冥想,最后打起了噴圖的主意。

對,就是那個在FPS游戲中經常出現的功能,按一個鍵,便能在墻壁上快速繪制一副圖片,不但制作精美,還能彰顯個性。

這哥們一想,男人喜歡什么?色圖啊!

于是,他就從網上找了一張性感美女的圖片,稍加處理,使其成為自己的噴圖,隨后,他開始了自己的連殺之旅。

一開局,這哥們便立刻跑到一面墻邊,噴上圖,然后躲起來,瞄著有圖的方向。

一會兒,一位敵人碰巧路過。

嚯!大美女!

然后這哥們就把他繞后了。

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了早期《合金裝備》里,蛇叔將色情雜志扔到地上去分散小兵注意力的經典橋段。

現在看來,這個設計非常有理有據。

整盤比賽下來,這哥們就蹲在那里,狩獵著一只只被美色所吸引的萌新。

而面對這哥們說是游戲作弊又沒有修改游戲數據,說是公平競爭又實在讓人分心的風騷行為,當時那一局的玩家倒是沒表現出什么明顯的態度,只有一個玩家在聊天欄問道:

“咱說實話,到底是誰發的色圖?”

順帶一提,其實早在多年前CS風靡的那個時代,就有人把自己的噴圖換成了能夠吸引他人注意力的東西,只不過當時所選用的是CS里常見的梯子。

而且比起哄騙敵人,當時的玩家似乎更想看到自己的隊友上當。

  他作弊,為了不讓其他人作弊

有的人作弊是為了在對戰中占得小便宜,而有的人作弊卻是為了維持良好的對戰環境。

今年年中,Reddit上就出了這樣一位“以掛治掛”的老哥。

按照這老哥的說法,他是一名黑客,同時也是一名《Splatoon 2》的玩家,雖然在入坑之前就知道這個游戲上一作的服務器問題頗多,作弊現象極其嚴重,但鑒于任天堂曾向玩家許諾:

我們將會在《Splatoon 2》里徹底解決外掛,給玩家一個優秀的游戲環境。

所以這老哥也就選擇了相信。

結果《Splatoon 2》一發售,服務器和之前相比幾乎沒有任何變化,沒多久游戲的排行榜里就擠滿了大量的作弊分子,老哥大失所望:“這爛服務器就沒人管管嘛!”

結果還真沒有,于是老哥怒了:“沒人管我管!”

然后,憑借著自己的黑客技術,老哥黑進了任天堂的服務器,修改了排行榜的數據,更改了榜首賬號的ID,并讓四個ID連成了一句話語:

Please Add Anti Cheat (請加入反作弊機制)。

老哥的話語是真摯的,行為是激進的,所以任天堂很快就注意到了這位“愛之深,黑之切”的玩家,并在震驚的同時迅速做出了反應:

別的先別管,先把這人的主機BAN了再說。

不過,在這起“以掛治掛”事件發生的一個月后,老任也終于采取了行動,開始大規模封禁在《Splatoon 2》中開掛和作弊的玩家。雖然失去了自己心愛的賬號,但這位老哥的目的也算是達成了。

無獨有偶,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絕地求生:大逃殺》的世界里。

眾所周知,《PUBG》神仙打架,外掛橫行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了。而在反復訴諸官方無果后,一部分玩家終于悟到:

在這個游戲里,能殺死外掛的只有外掛本身。

于是,他們放棄了曾經的狂噴與舉報,轉而裝備上了比作弊者還要先進的外掛,化身為傳說中的“外掛獵人”,以自己獨特的方式維持著游戲的平衡性。

微博來源:@game  只不過,這種“殺盡作弊拂衣去,開掛深藏功與名”的行為究竟能對公平競技產生多大的作用,又是否能讓藍洞官方在反作弊這方面有所改觀,這些就都是未知數了。

作弊的對與錯在于玩家的目的

其實,縱觀上面這些千奇百怪的作弊行為,你應該會發現:

不論是單人游戲還是多人游戲,不論是FPS還是RPG,這些作弊的目的都有著一個共同的核心:游戲的樂趣。

我的室友覺得自己身為游戲中的猛男卻沒法大殺四方實在是降低游戲體驗,所以他選擇用鎖血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玩《仙劍1》的老哥已經對這款游戲爛熟于心,所以他靠著修改器突破了游戲本身,從而獲得了只屬于他自己的游玩體驗。

在《軍團要塞2》里用圖片吸引注意力雖然有些耍賴,但也給原本激烈的對戰添上了一抹喜劇的色彩。

而那些在滿是作弊者的對戰游戲里“以掛治掛”的玩家,則更是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去維持游戲本該擁有的競技環境。

看似每個一種作弊的理由都大相徑庭,但實際上,上述所有作弊者都只有一個目的:讓游戲本身能夠更好玩,更有趣。

只不過單機游戲專注于玩家個人的沉浸,而網絡游戲所在乎的則是大家共同的體驗。

但當作弊的目的變成了只是單純地讓自己在網絡對戰中獲得勝利,那事情的性質就變了。

誠然,作弊者是收獲到了擊敗對手的“快樂”,可這份“快樂”卻是建立在破壞其他玩家游戲體驗這個基礎上的,所以自然也是為人所討厭的。

游戲作弊本身是沒有所謂的對與錯的,然而,在突破了原有的程式框架后,迎接我們的究竟是,全新的游戲體驗所帶來的新奇?

還是靠不公平的手段擊敗對手的滿足?

是以前從未獲得過的游玩沉浸?

還是樂趣盡失所帶來的無盡空虛?

這些,才是我們每一位玩家在作弊之前都需要停下來所思考的問題。

裝機必備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彩票